<var id="nhnll"></var>
<var id="nhnll"></var>
<var id="nhnll"><strike id="nhnll"></strike></var>
<menuitem id="nhnll"><dl id="nhnll"><progress id="nhnll"></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nhnll"></var>
<var id="nhnll"><strike id="nhnll"></strike></var>
<ins id="nhnll"><span id="nhnll"></span></ins><var id="nhnll"><dl id="nhnll"></dl></var><var id="nhnll"></var><var id="nhnll"></var>
<menuitem id="nhnll"><dl id="nhnll"></dl></menuitem>
<var id="nhnll"><video id="nhnll"><thead id="nhnll"></thead></video></var>

南海研究論壇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南海研究論壇 首頁 戰略篇 國際要聞 查看內容

上海國際所劉阿明:“四方安全對話”的新發展及前景探析

2021-3-15 23:23| 發布者: Damein| 查看: 9124| 評論: 0|原作者: 劉阿明

摘要: 作者 劉阿明,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 本帖轉載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簡稱Quad或“四方對話”)機制沉寂多年之 ...
作者 劉阿明,上海社會科學院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

本帖轉載僅供大家學習參考,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簡稱Quad或“四方對話”)機制沉寂多年之后于2017年再度“復活”,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與討論。在此之前,雖然它們之間的三邊和雙邊合作取得了進展,但四方對話和聯合行動卻未出現。對于該機制的重啟,既有充滿擔憂的批判性觀點,又有樂見其成的積極評價。無論如何評價,該機制都引發了更多的討論和政策關注。本文通過梳理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機制的發展演變,試圖回答以下問題:與2007年的首次出現相比,重啟的機制具有哪些新特點?經過三年的演進,它對地區以及國家間關系帶來了什么影響?在此基礎上,本文從三個方面對“四方安全對話”的發展前景進行研判,并進一步分析在新的地緣戰略形勢下,中國應如何應對這一再次出現的地緣戰略安排。
一、問題的提出
2017年11月,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的復活引發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與討論。實際上,四國合作最早始于2004年12月。彼時,印度洋地震和海嘯引發的人道主義災難促使印度、日本、澳大利亞和美國加快合作,以協調一致的方式采取救援行動。在當時合作的基礎上,2006年,安倍晉三在其當選日本首相幾個月前,首次以“民主國家的集合”之名提出了美、日、印、澳四方合作概念, 得到了另外三方的響應。2007年5月,利用東盟地區論壇高官會議之機,四國官員低調舉行了會晤。同年9月,美、印在“馬拉巴爾”海上軍事演習中將澳大利亞、日本與新加坡納入,實現了首次擴容。
Quad的出現引起了地區其他國家特別是分別與其目標指向及主導國有著最大安全關聯度的中國和韓國的關注和擔憂。作為對這種關切的積極回應,2007年11月澳大利亞陸克文政府明確表示,澳不會再次提議針對中國的四邊對話,四國會議是一次性的。 隨著澳大利亞的退出和安倍晉三的辭職,Quad的合作也隨之擱置。
此后十年間,盡管四方對話和聯合行動沒有出現,但四國內部的三邊和雙邊合作卻取得了進展。三邊對話被認為是夯實雙邊并進一步拓展四邊關系的工具,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包括始于2002年的美、日、澳三邊戰略對話和2011年開始的美、日、印三邊對話,特別是2015年日、印、澳首次舉行的三邊戰略安全對話,被看作是“加強了一種‘四邊式’伙伴關系再次出現的重要趨勢”。在雙邊層面,除了美日、美澳傳統同盟關系得到加強外,日澳之間也建立了外交部長+國防部長(“2+2”)定期會晤機制,實現了所謂的“輻—輻”聯系,促進了雙邊防務合作的持續升級。更值得注意的雙邊關系動向是美、日、澳三國分別與印度關系的跨越式發展。自2007年以來,美、印簽署了數個軍事、情報合作協議,提升了雙方在軍事安全領域的全面合作;2014年9月,日、印建立了“特別戰略和全球伙伴關系”,并于2016年簽署《民用核能合作協議》,日本首次在防止核擴散這一核心外交政策原則上做出妥協;2014年莫迪就任印度總理后印澳戰略關系迎來大發展,雙方簽署了《安全合作框架協議》,并于2017年建立“2+2”對話機制。與此同時,三邊和雙邊的實質性聯合行動和軍事演習也在增加。 此類聯合行動顯然超出了以美國為中心的地區同盟體系,在四國間建立了多重合作關系,提升了協作能力,并反過來為更深入的政治互信奠定了基礎。
伴隨三邊和雙邊互動的強化和升級,Quad于2012年12月再次正式成為各國政府層面討論的問題。日本時任首相安倍晉三建議美、日、澳和印度合作,“保衛從印度洋地區到西太平洋廣闊的……民主安全菱形?!?017年11月,在東亞峰會舉行之際,美、日、澳、印四國外交官舉行了十年來的首次會晤,會后各自發表聲明,表達對Quad的支持。美國宣稱,與日、澳、印的“四邊磋商是美國推進地區接觸的新里程碑”。澳大利亞認為,“Quad對于澳大利亞和地區都是一個重要的合作平臺”。相對而言,印度對于Quad的態度更加謹慎,但也表達了對“印太”區域內更大的多邊合作的期待。四國迄今已舉行了六次會晤,不僅將會晤級別提升到外長級,而且不斷擴展新議題,既包括對各自“印太”地區愿景的討論及對地區秩序原則的重申,也涉及具體的海洋安全、基礎設施建設等協作領域。
Quad的新發展基于其固有的歷史軌跡,因而此次其再現被稱為“Quad 2.0”。自重啟之日起,對Quad的評價主要有兩類。一是充滿擔憂的批判性觀點,認為Quad將無法顯示作用和發揮影響。一方面,雖然四國之間在利益上有共通性,但鮮有跡象表明它們具有協調一致的戰略優先目標,即使是美國也未必始終將遏制中國作為首要目標;另一方面,由于Quad遏制中國的意圖明顯,其理念的分裂性和對抗性不僅可能引發中國的反制,而且也得不到地區內其他國家尤其是東盟的支持。 二是樂見其成的積極評價。一些學者認為,亞太地區的地緣政治格局過去十年發生了重大變化,而中國力量的增強及其在領土訴求上的立場是四國之間加強聯合的關鍵驅動因素;此次Quad的重啟是以“志同道合”國家之間對地區事務頻繁的討論和協調行動為基礎的,必將使四國合作進一步加強。中國學者往往以更加理性和特有的中國視角對Quad的重新活躍進行分析,認為四邊機制的形成和發展明顯有針對中國崛起之意,對中國的安全利益構成嚴峻挑戰,也將對地區安全架構的演變產生重要影響。因此,盡管Quad未來仍面臨一些挑戰,但中國應警惕其戰略意圖并審慎加以應對。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相關閱讀

小黑屋|手機版|遼ICP備12011429號|遼公安備21091102000117|南海研究論壇

GMT+8, 2022-9-18 15:39 , Processed in 0.128256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頂部
成人午夜高潮免费视频,野花社区免费观看完整,97久久超碰成人精品网页,亚洲中文字幕无码久久精品1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